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萧霖烨的在乎和担忧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萧霖烨听到她的话,眼底有着震惊的光芒,“沐晴,你有办法解决瘟疫和霍乱?是哪种草药能够轻易地控制住这可怕的疾病。”

????他的妻子,医术已经惊人到这种程度了吗,就连唐神医对于瘟疫和霍乱都没有任何办法呢。

????许沐晴想到了现代的时候,瘟疫和霍乱早就被控制住了,不再能够威胁到人类的生命安全,她仔细地回想着,控制瘟疫和霍乱需要什么呢,究竟是青抗生素还是疫苗的?

????她已经记不清楚了,她在现代的时候并不是学医的,所以对于现代的医学并不是很懂,但她对化学和生物都还是精通的,所以就试试从培养青霉素,想办法弄出抗生素入手吧。

????“我不敢保证一定能行,不过我脑子里已经有了好几种炼制药物的办法了,先试试看,要是真的成了,就不用死那么多人了,南方受灾的那些州郡的百姓也能安居乐业,这些疾病简直太恐怖了。”许沐晴心有余悸地说道。

????重生以前她没有遇到过瘟疫和霍乱,甚至水灾都没有,随着她和萧霖烨一路斩妖除魔,所向披靡地弄死了上一世的仇人,有很多的事情都发生改变了,不管成不成,她都要努力去试一试。

????萧霖烨对此很是惊喜又意外,“那就让太医院的那群御医帮你,你想要什么,只管使唤他们。”

????“好啊,应该使唤他们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含糊和客气的。”许沐晴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对萧霖烨说道。

????接下来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了,许沐晴果然想办法弄出了一些抗生素出来,数量很少,也很珍贵,萧霖烨立刻让人带到了南方受灾的地区去,先试试效果。

????然而试着治疗了好几天,注射了抗生素的病人却没有什么好转,身体每天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弱,生命力渐渐地消散。

????消息反馈到许沐晴这里的时候,她脸上流露出了强烈的,不可置信的神情来,“怎么会这样,难道瘟疫并不是这样治疗的?”

????她想了很久,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重重地拍着脑门,对着萧霖烨说道,“我果然还是弄错了方向,这段时间我怎么变得那么愚蠢呢?”

????不应该是用培养霉菌上的抗生素的,抗生素只对细菌管用,对病毒不管用。

????而瘟疫其主要作用的应该是病毒,现在最重要的是消毒,已经感染了瘟疫病毒的,只能试试草药来治愈,看有没有这个可能性了。

????想到这里,许沐晴的脸上有着幽暗不定的表情,像是带着纠结,又像是带着小心翼翼,“夫君,为了能够控制瘟疫和霍乱的蔓延,我想我需要去受灾的南方各个州郡也看看了。”

????她刚说出这样一番话下来,萧霖烨的脸色立刻变得很是难看了起来,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她的提议,“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让你去瘟疫横行的灾区的,你就安心地待在宫里,那些灾民是死是活,听天由命,但是我不能拿你去冒险,我没有办法看到你遭遇任何的意外,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萧霖烨光是想到那些可怕的疾病有可能会给她带来危险,他就忍不住心生恐惧,宁愿她好好地待在宫里,那些灾民的死活和他最爱的妻子有什么关系?他心里最重要的是她,他只要她的健康,能够过着幸福而随心所欲的生活,至于其他的事情,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许沐晴从来没看到萧霖烨对她有这么强硬的态度,带着笑,好声好气地说道,“我没说现在就去啊,我再想办法从草药这边入手,看看有没有好的治疗瘟疫和霍乱的草药。皇上,你别那么着急,我不会让自己去冒险的。”

????然而萧霖烨却一点都不相信她说的这番话,“等到瘟疫和霍乱结束之前,在南方的灾情没有得到彻底地控制,没有平稳两三年,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京城。沐晴,那些病情你不用管了,以后你就安心地待在宫里吧,其他的事情我想着,等到以后再说。”

????他不能冒险,她要是不慎染上了什么疾病,他以后漫长的后半晌要怎么过?难道他和她之间,就注定要被这么多不平稳的事情所牵累和折磨吗?

????“你这人,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竟然这么霸道,我又没说现在要去灾区。皇上,难道你忍心看着那么多人去死吗?瘟疫蔓延,饿殍遍地,富饶又温暖的南方变成人间的修罗场,你忍心吗?但凡有一丝希望,我就不想放过,我们再努力一下,好不好?”她就差对萧霖烨撒娇了。

????然而萧霖烨依然冷着脸,一点都不肯妥协,“不行,这些疾病太恐怖了,稍微不慎谁知道会整出怎样的后果来。沐晴,不是我不通情达理,要是别的事情,兴许我就答应下来了,只要你能过得舒心自在。但是这是去灾区,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陷入危险之中。想办法炼制出有效的药,让那些御医去做,你只管在后宫带好孩子就行了,你不用管那些事情。”

????那些人是死是活,和她没有必然的联系,她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但是你不是说那些御医医术还没有我厉害吗?我不想死那么多人啊,更何况这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又不是我做不了。我再试一试,我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很了解,真的不会以身犯险的,你信我好不好?”

????许沐晴索性从后面环住了萧霖烨的脖子,甜腻腻地撒娇了起来,说出来的话让她都忍不住恶心得颤抖了一下。

????萧霖烨有一瞬间心旌摇荡,就差丢盔弃甲地投降了,然而他还是定了定心神,冷心冷情地拒绝了,“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去做任何危险的事情。这不是去北狄或者去南越,瘟疫比拜月教和强大的北狄人更加可怕,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的。”

????瘟疫别说连他这个经历过多少凶险事情的男人都感觉到害怕,更何况她是个没有多少武功的女人,他们还有两个那么可爱的孩子,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置身危险之中。

????许沐晴看她不管怎么软磨硬泡,萧霖烨都不为所动,也绝不松口,她气得直接坐在了旁边的贵妃榻上,抓过一本医术翻得稀里哗啦地作响,“你这人怎么冥顽不灵啊,难道那些灾民不是梁国的百姓吗?明明只要我努力一把,就有可能改变现在的一切的,你为什么要阻止我?那么多的灾民死了,我心里真的很不好受。”

????更害怕有心之人的鼓动,让那些州郡的官员和百姓被莫名的势力推出来,到时候天下大乱,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萧霖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沐晴,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能让你置身危险之中,你还有丈夫和孩子,你要是有什么差池,我和孩子们在今后的日子里要怎么支撑下去?你也替我们想想好不好?还有你爹娘,你的哥哥和妹妹,他们会不会伤心难过?我知道你是心系那些承受着不幸的灾民,我心里都明白的,但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让你有一丝一毫的犯险。哪怕你觉得我自私也好,狠毒也好,我都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退让半分。”

????她是他的一切,要是她遭遇了不幸,他也不想独自活下去了。

????许沐晴感受到男人的在乎和害怕,她的心尖颤抖了一下,忍不住幽幽地说道,“那么,就任由着他们被瘟疫和霍乱所折磨,上面的人对他们不闻不问,任由他们在火海里,在痛苦里挣扎吗?我有点良心不安。”

????萧霖烨耐心地解释道,“怎么会不闻不问呢?不是说了让御医们想办法研制出更好的药出来吗?还有南方那么多的大夫,他们也要想办法自救才行了,不能一味地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啊,你说是不是?”

????许沐晴低垂着眼帘,“那我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医术,连努力都没努力过就放弃了,我心里真的觉得很不甘心,也觉得那些灾民真的很难,很痛苦。”

????萧霖烨看她眼睛里明明白白的怜悯和担忧,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朝着身后妥协了一把,“那你可以在太医院里想办法捣鼓出新的药来,我在让人送到灾区去,让病人试试,我退了一步,你也退一步可以吧。”

????许沐晴略微一思索,只能同意了,“好吧,那就只能先这样试试看了,但愿能够用草药控制住这些可怕的疾病。”

????至于从瘟疫病人身上提取脓液,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去冒那个险,也不想让在乎她的人担心。

????“对了,可以让神医老祖宗也进宫来,和你一起想办法炼制更多的药出来,兴许就能有所突破了呢。沐晴,我能在确保你健康平安的范围之内让你做你喜欢的事情,但绝对不能看着你涉险,尤其是在没有对我们的生活有重大影响的时候。我就是那么的自私,也请你原谅我。”

????萧霖烨害怕她生气,妥协以后对她解释道。

????“我都明白的,你是为了我好,害怕我受到伤害,我还能不明白吗?那我打算以后每天都去神医府,跟我师父一起研究看看怎么办,但愿能尽快弄出控制瘟疫的药来。让那些御医也去神医府吧,他们在宫里也是消遣度日而已,还不如做点实际的事情呢。师父他年纪大了,也不想往宫里跑那么多,我就出宫去,你看行吗?”

????既然是相互信任的夫妻,许沐晴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折中相互妥协了一下。

????萧霖烨搂着她的肩膀,让她往他的肩膀上靠着,“我只想让你过得很幸福很快乐,不用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缠身,却依然不能让你如愿,还让你跟着瞎操心,我真的觉得很抱歉。”

????“没事的,你的难处我都能理解,我们既然过着百姓供奉的锦衣玉食的生活,那就要担负起应该要负责的责任。要是我不懂医术,没有能力,完全帮不上忙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我明明只要努力一把,或许结果就能变得很不同,那为什么不试试呢?”

????她越是懂事识大体,萧霖烨心里就越是愧疚不已,“沐晴,等到南方水灾的事情安定下来,不再有人遭受瘟疫和霍乱的侵害,我就带着你四处散散心,一定要让你婚后的日子也和婚前一样过得很精彩。”

????“不着急,我们有大把的时间,一辈子那么长呢,不差今年夏天。明天夏天或者是明年秋天都行啊。”许沐晴笑眯眯地说道。

????萧霖烨感动得一塌糊涂,他这辈子能娶到这么好的妻子,心满意足了。

????许沐晴的动作很快,当天下午她就跑到了神医府去,跟唐维卿将她的计划和打算说了出来。

????唐维卿眼睛瞪得大大的,胡子被吹得一抖一抖的,“你这丫头怎么那么闲不住事儿呢,瘟疫和霍乱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控制得住的?要我说,你就安安心心地做你的皇后,好好带孩子就好了,剩下的事情让男人们去忙不好吗?你现在有了家庭,丈夫和两个年幼的孩子都需要你,就不要这样做了好吗?”

????许沐晴蹙着眉,带着点可怜兮兮地看着唐维卿,“师父,我知道瘟疫和霍乱都很危险,所以更想尽我的能力啊,不管成不成,试一试总是不会吃亏的。要是每个人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南方经历了水患的那些百姓,他们怎么活?难道他们就只能等死吗?他们也是梁国的人啊,总要努力一次,看看能不能好好地活着。”

????唐维卿看她虽然语气很软,那双眸子里却有着坚定的光芒,烦躁地挥了挥手,“但是炼制治疗瘟疫和霍乱的药,和你之前那些炼制毒药或者是解药很不一样,你是完全摸不着方向和规律的,也会比炼制毒药更加危险,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吗?”

????许沐晴很显然是想过这个问题很多遍了,她很认真地说道,“我想清楚了,一定要试一试。我不会接触到那些瘟疫的病人,想必也不会危险到什么程度。师父,对于瘟疫和霍乱我倒是了解一些,或许已经有了大致的方向。”

????唐维卿也是熟知她心性的,索性绝望地放弃了,“算了,你想要怎样都可以了,不过有一条很重要的前提,一定要确保自己的健康,你要是敢试药,我绝对不轻饶你,直接让皇上把你给软禁起来。”

????许沐晴立刻手指指向天空,“我对天发誓,绝不以身犯险,师父,你就带着我,还有那群御医一起想办法炼药嘛,万一我们的运气足够好呢,疑惑就再也不害怕瘟疫和霍乱横行了,你说多不对?”

????唐维卿无奈的点点头,“对对你,不管你说什么都很对,那就从明天开始吧。你也让太医院的那些御医做好准备,明天除了留一两个医术比较厉害的大夫当值,剩下的都要来。”

????许沐晴满意地笑了,“多谢师父愿意帮我,你是我最好的师父,你在我心里是和我爹娘一样重要的存在。”

????“对了,你不能拿我的神龟来做药引,神龟再被你放几次血就活不成了,听到了没有?”唐维卿害怕她又想出什么幺蛾子的点子来,带着点恶狠狠的警告道。

????许沐晴看到师父防狼一样的眼神,哭笑不得地说道,“师父,你觉得我是强盗吗?南方灾区那么多人得了瘟疫,就算神龟的血是最好的药引,真的管用,也救不了多少人的性命啊?更何况,神龟是我们的宝物,我怎么能轻易伤害师门的镇门之宝。”

????唐维卿这才满意地哼了哼,“你能这样想当然最好了。”

????翌日,许沐晴和太医院的那群御医就过来了,还带来了各种各样的药材,有晒干的,新鲜的,按照她之前详细制定出来的方案,开始想办法炼制新的药。

????接下来的日子,几乎没隔两天时间,就有好几种许沐晴和宫里的御医共同炼制出来的新的药,或者是粉末,或者是汤药,直接被人快马加鞭地送到灾区去。

????南方还有些不害怕死的大夫自告奋勇地将这些药拿给沾染了瘟疫和霍乱的病人喝下去,每天都详细的把脉和观察症状。

????御医和许沐晴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在努力了一个多月以后,灾区那边有好消息传了过来。

????他们用一种叫凤雪草和松桃藤,再加上京城贵女们用桂润草,再加上十几种艾蒿和别的很普通的药材熬制而成的药汁让染了瘟疫和霍乱的病人喝下去以后,终于让这一批幸运的病人痊愈了。

????当消息传到京城里的时候,所有参与研制的御医都激动得热血沸腾了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控制住了那种可怕的疾病。

????凤鸾宫里,萧霖烨兴冲冲地跑过来,将这个消息告诉许沐晴的时候,她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发出了兴奋的笑声,“皇上,我真的做到了,真的用草药炼制出来的药材控制住了这场瘟疫是不是?我觉得我真的超级厉害的,我都快要爱上我自己了有没有。”

????萧霖烨看她笑着笑着,激动得眼泪就掉下来了,立刻抱住了她,像哄孩子一样对她说道,“没错,你真的好厉害,在梁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能够控制得住瘟疫和霍乱,沐晴,你是最厉害的皇后,我为你感到自豪。”

????许沐晴拿着帕子擦掉了眼泪,她再次绽放出了大大的笑容来,“皇上,那些染了瘟疫和霍乱的病人终于有救了,那些可怕的疾病终于能够控制住了,不用死那么多人了,真好。”

????“我已经让人按照你和御医们弄出来的药方传下去了,让各个州郡的官员让专门的人熬制药汁,给那些病人喝,让他们痊愈,再也不用死那么多人了。”

????萧霖烨紧绷着的心也都放进了肚子里,“沐晴,你真的很厉害,比那些御医都厉害,我替你感到骄傲。之前我不应该阻止你的,是我的眼界太过狭隘了。”

????许沐晴却摇了摇头,笑得是如此绚烂,她很认真地说道,“你是在乎我,害怕我遭遇到那些疾病嘛,我心里都明白的。这样看来也挺好的,你妥协一步,我也妥协一步,整个事情的结果我们俩都很满意。”

????萧霖烨想到那些想要借着瘟疫和霍乱这些疾病除掉许沐晴的人,心情更加地好了,“那些怂恿着让你炼制出解药的贵族们,这下脸都被狠狠地打肿了,想到那样的画面我就觉得很精彩。恐怕他们想不到,竟然因为这件事情,又再巩固了你的皇后之位。那些人恐怕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吧。”

????许沐晴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当然后悔,他们的夫人和老母亲这段时间可是天天都喝药,喝得都快吐了。那些娇滴滴的贵女都要上山去采药,晒黑了不少呢,现在根本不是白嫩又漂亮水灵的千金小姐,而是黑乎乎的村花了。”

????“皇上,等到南方的瘟疫和霍乱控制住了,一切都平稳安定下来,我们去南方转一转吧,看水患过后那些地方官员重建得如何了,那些农户和百姓们是不是活得很辛苦,被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底层的百姓总是很苦的,要是能多照拂到他们一些,尽量照拂一些吧。”

????想到那些因为灾年饿肚子,迫不得已卖儿卖女的,她就觉得很心痛,说她圣母心泛滥也好,她就是想着,如果能减少一些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就再好不过了。

????萧霖烨看她眼底流露出的忧愁和怜悯,对她更是爱重,“等到那些病人彻底痊愈之后,再一次加强消毒工作,一切都安稳下来,我带你去南方巡查一番,就当作是游览异地的风光了,顺便看看赈灾的粮食和银两后续工作做得好不好。”

????许沐晴高兴得眼睛都亮了,就像是璀璨的繁星一样,她郑重又小心翼翼地问道,“皇上,你真的要去南方吗?带着我去方便吗?”

????萧霖烨满脸认真地对她说道,“那是当然,今年没有酷暑,没能陪你去避暑山庄过一段时间,等到秋天到了,去南方看灵秀水乡的美景,顺便看看底下的官员是不是把灾后重建的工作做到位了,一举两得。”

????许沐晴已经生出了强烈的期待来,“我恨不得明天就去,看看那些青菜和番薯啊,玉米等种下去能收获了没,等到粮食再收获,农户就不用饿肚子了,他们的生活真的太难了,让人心疼。”

????每当到这种时候,她都很庆幸小时候被许奕融和杨瑶光收养了,她从小吃穿不愁,得到极致的疼爱。

????不止一次,她想着若是被农户收养,她是不是早就死了,哪里还能和萧霖烨相遇,哪里还有那么经历丰富的人生。

????“好,等过段时间看看,受灾地区全部都恢复了,我们一定去。到时候带着平儿和盼儿,他们还没感受过南国的美景呢,跟我们一起出游想必两个孩子都会很开心。”

????萧霖烨也想要下江南看看,他继位也有两年的时间了,这次赈灾的时候,打开了国库和粮仓,他才发现国库里的银子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充盈,南方各州郡收上来的银子数量上明显对不上,顺便借着这个机会到处查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两三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在萧霖烨那些信得过的心腹大臣的监督下,整个灾区的瘟疫和霍乱渐渐地被控制住了,服了药的病人也在彻底地痊愈,整个南方又恢复了勃勃的生机,秋天的时候一派成熟的景象。

????萧霖烨让南方的官员实地考察了一番,在确定了消毒和遏制疾病传播的工作已经做到了极致,没有更多潜在危险,百姓们也渐渐地收获了番薯,各种青菜,豆角和玉米,就连后来种下去的水稻也长出了稻穗,再过一个多月也能收获的时候,直接放心了下来。

????看来,是时候带着沐晴在深秋的时候去南方转一转了,让她欣赏别样的风光,顺便散散心,不用总是被拘在后宫。

????“沐晴,你之前说想去受灾的那些州郡玩一玩,还愿意去吗?现在番薯,青菜和玉米豆角等都到了收获的季节,是时候出发了。你不是说很喜欢江南的风景吗?”萧霖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极致的温柔和爱恋,他想要为她打造一片锦绣山河,让她过的幸福又快乐。

????看起来依然年轻漂亮的女人立刻展露出强烈的期待来,“当然愿意去啊,过几天我们让宫女收拾东西以后就出发吧,我已经想了有很长的时间了,深秋的南方一定很漂亮。”

????萧霖烨有些意外,“为什么要等过几天再出发?你不是早就嫌待在宫里闷得很,想要出去游览名山大川,想要领略梁国不一样的风光吗?”

????许沐晴笑盈盈地说道,“因为沐嫣要和刘承骏定亲啊,我作为姐姐的当然要看这么重要的时刻啊。”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